首页 > 新闻 > 港闻 > 正文

疫情致年宵花市没了 花农哭喊桃花最终变废柴

2021-01-12 04:24:03红星报 作者:吴嘉铃、贺仁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新春将至,但本港新冠肺炎疫情仍未受控,重头活动年宵花市亦被迫取消。好花不待疫消散,花农花商已齐齐谢。有投得16个花市档位的本地花农哭诉损失至少320万元;亦有花农感慨,辛苦一年栽种的桃花,最终变废柴,“成年心机、使费都掉晒落去”,估计损失达二、三十万元。当人人以为没有了花市、旺角花墟最受益时,但有花墟商户坦言,年宵花市好散货,取消花市的整体亏损难以评估,“疫情下边个唔惨吖!”

在元朗锦上路经营“财记花园”的负责人郭财添,种植桃花30多年,每逢新春,时代广场、滙丰总行等大楼门前,都摆放他们的“作品”。郭财添的花场种了约六、七百棵桃花,主要由他们父子打理,每棵茂盛桃花均倾尽两人三至五年心血。

无处散货 花农损失惨重

新冠疫情未止,政府宣布取消年宵市场,郭财添亦被迫首次缺席花市。“花农辛苦耕耘都系靠呢一头半个月,若果桃花卖不出去,大部分可能都要砍掉,辛苦一年栽种的桃花最终或只能变成废枝”。问他有何应对?他慨叹,“疫情都唔知几时完,捱得几耐得几耐啦!”

桃花定价由五百至五万元,郭财添坦言今年因成本增加,要逆市加价,定价约贵百分之五至十,“人工系咁多,成本又咁多,我哋都要食饭?!”他透露,过去几年有家人帮忙打理,但疫情下家人滞留内地无法来港,要雇用本地劳工手,为了节省成本,两父子要“辛苦啲”。

有“兰花大王”之称的千叶园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小龙,本身有经营兰花农场,原本在维园投了14档,屯门投了两档,预计出售3.2万株兰花,现时花市取消,打乱部署,“(本地花农)由年头辛苦到年尾,就系等呢一个星期,突然就话取消,政府完全唔记得香港有农业”。他说,现时仍未想到要怎样散货,估计损失超过320万。

嘉馥保鲜花店负责人刘于玲表示,无花市,花墟亦难逃一劫,“疫情下边个唔惨吖?”她指花商零售或会增加两至三成客人,但失去了15个花市散货,批发方面损失惨重。

不入货 内地花农也蚀本

香港鲜花零售协会主席黄小燕坦言,对政府防疫安排真系“ 爆头”。

她指本地花农及花商均靠年宵散货,而且年初三撞正情人节,若没有晚市堂食,业界“惨上加惨”。另外本港停办年宵花市,向本港花商供货的内地花农亦“蚀大本”。

相关内容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