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艺文 > 红星园 > 正文

维港看云/DSE试题为何非常不道德?/郭一鸣

2020-05-22 04:24:06红星报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图:卢沟桥位於北京市丰台区永定河/资料图片

  考评局历史委员会主席刘智鹏教授批评DSE试题用“利多於弊”去形容一九○○至一九四五年的中日关係,是“非常不道德”及“令人震惊”,他赞成取消该题目,并建议让每个考生在该题目都获得八分满分,以消除所谓“公平性”的担忧。作为一名历史学者,刘教授态度鲜明,没有半点含糊,没有和稀泥,而且提供解决问题的办法,这种负责任的态度,在今天实属难得。

  日本发动侵华战争,无数同胞惨死日军屠刀之下。日本佔领香港三年八个月,五万多港人丧生,一百万人被赶出家园,日本军国主义罪行罄竹难书,这些是事实,就像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,入侵波兰、法国、苏联等国,犯下滔天罪行,是铁一般的事实。究竟世界上有什麼“利”能大於这些“弊”呢?刘智鹏教授指出,如果这道题目将年代设定为一九○○至一九三○年,便没有问题,此话一针见血。日本军国主义於一九三一年发动“九.一八事变”入侵东北三省、一九三七年发动“七七卢沟桥事变”,全面入侵中国,还有一九四一年十二月日军佔领香港,直到一九四五年日本战败投降,中国抗战取得全面胜利。DSE出题和审题的人士,当然不会不知道以上历史事实,其所以要求中学生回答“一九○○至一九四五年日本对中国利多於弊”,更举出两件分别发生於一九○五年和一九一二年、表面上都是日本有利於中国的资料,真可谓“画公仔画出肠”。

  有人说,如果这道题目用作学术研究探讨,应该是可以的,但不适合作为中学文凭试考题,毕竟中学生能力有限,何况只有十多分鐘答题。但我认为,核心问题在於根本不应该让学生从利与弊的角度,去分析和评价发生法西斯侵略战争的複杂历史时期和历史事件。生命无价,利弊何在?这样的分析无可避免会导致模糊大是大非,淡化侵略和大屠杀这类反人类罪行,难怪刘智鹏教授斥之为“非常不道德”。说得直白一点,这条试题是用不恰当的价值观误导学生学习和认识这一段中国历史。因此,不仅应该取消这道试题,而且当局应检视考评局出题和审题的机制,堵塞漏洞,如发现有人失职,理应追究责任。这对维护学生权益和维护考评局形象,都很有必要。

  DSE事件还发生一个小插曲,特首林郑月娥当日引述据称是前南非总统曼德拉的名言,结果被指这段来自网上的“曼德拉名言”是假冒的,这事难免令特首尴尬。特首办当晚回应“乐意接受指正,并对若因此引起的误会表示歉意”,并强调特区政府会继续肩负确保教育质素的责任。据闻这段假名言此前有其他名人也曾经中招。不过,虽然“教育的崩溃足以摧毁一个国家”这句话并非出自曼德拉之口,但这句话并没有错,事实的确如此。法国作家都德《最后一课》,讲的是普鲁士强迫战败的法国在学校禁止法语,改以德语教学。“九.一八事变”之后,日本人在我国东北三省强推日语教育。有一年九月十八日当天我刚好在渖阳出差,一大早和大批市民一起站在“九.一八”历史博物馆对面马路旁观看撞鐘鸣警仪式,结束后很多人在路边围住一名老者,听他讲述当年日本人如何软硬兼施、父母被迫送他去学日语和日本礼仪的经历。普鲁士人和日本人早就知道,要摧毁一个国家,不仅要靠武力征服,更要摧毁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教育。

  去年以来,数以千计大中学生涉参与暴力等违法行为被捕,当中部分人已被判刑入狱,不少市民认为香港的教育出了问题,DSE试题只是一个例子。到目前为止,特首和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对DSE事件的态度都够硬淨,考评局无可避免必须作出交代。这件事说明,如果特区政府官员都能秉持“为官避事平生耻”的宗旨,香港的局面定会大为不同。閒话休说,且看事件的结果如何。

相关内容

点击排行